吉利诉威马,李书福沈晖师徒往事和商业恩怨
时间:2019-11-01 20:06:16

目前还不清楚这个行业最高标准的案子会如何发展。这将为新汽车制造商敲响合规的警钟,也将帮助汽车巨头感受创新企业的竞争压力。

《财经》记者李喜印王斌|石闻智良|编辑

近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了吉利诉马薇侵犯商业秘密案。本案诉讼标的高达21亿元,被认为是中国知识产权领域最大的商业纠纷案件。

吉利汽车是2018年中国品牌的销售冠军,而威尔玛是2015年成立的汽车制造新力量的代表。

由于案件最终是私下审理的,因此无关人员无法出席听证会,投诉也没有公布。审判的第一天之后,许多细节仍然模糊不清。

据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吉利起诉了威尔玛汽车旗下的四家公司,声称威尔玛抄袭了自己的车型,并提供了经济补偿。收回威尔玛申请的专利。

《财经》记者联系了吉利,另一方表示一切都将取决于审判结果。目前,还没有向公众发布任何消息。

魏玛汽车告诉《财经》,吉利单方面向法院申请不公开审理,魏玛并未与之达成共识。威尔玛没有侵权,支持公开听证。

判决没有公布。

然而,在汽车媒体圈,矛盾的根源通常是威尔玛销售的ex5车型,以及已经上市的吉利gx7和长期suv车型。本公开基于两种模型非常接近的参数细节。

探索汽车市场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双方使用相同的车辆平台。即使在威尔玛研究所的试运行中,视觉suv的白色车身也安装在威尔玛ex5的底盘上。此外,威尔玛ex5的轴距与吉利gx7完全相同,而轴距差仅为4.2厘米..

此外,据引用相关消息来源的一篇汽车文章称,在吉利向上海高等法院提起的诉讼中,除了魏玛汽车的四家法人公司外,还有100多名自然人,包括魏玛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晖(前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前沃尔沃汽车高级副总裁兼中国董事长)、魏玛汽车联合创始人侯海静(前吉利集团副总裁兼吉利成都基地总经理)等。,大部分是吉利的前员工。

其中,曾经领导gx7和Vision suv研发的侯海静成为焦点。

从侯海静的履历判断,他于1998年进入上海通用汽车担任大会生产经理,随后进入福田汽车、华泰汽车和吉利汽车。他曾担任吉利集团副总裁、成都公司总经理、宝鸡、贵阳项目总指挥。负责gx7生产,视觉越野车产品团队负责人,负责视觉越野车开发。2016年,他加入威尔玛汽车公司,成为联合创始人。

沈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阿里巴巴有18顶罗汉。我们这里有58顶罗汉。”沈晖还在2016年告诉媒体,威尔玛有200多名核心员工,都是以前的同事。

威尔玛官方网站显示了一个九人核心团队,其中四人在吉利或沃尔沃有经验。这四个人是沈晖、卢斌、张然和徐焕新。

在离开之前和公司成立之后,沈晖从吉利带走了包括高级管理层在内的许多同事。一方面,这可以被视为前同事对其能力的信任,但也涉嫌违反传统汽车领域的商业规则或违反竞争条款。

“让我们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当年的任郑飞和李一男一样,当经理们拆除他们赖以建立自己的平台时,老板不会放弃,甚至不会拿他们当榜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密友告诉《财经》,当沈晖离开吉利时,他遇到了一场风暴。随着他的辞职,风暴平息了,留下了他作为吉利收购沃尔沃参与者之一的名声。但是从他们以前的雇主那里挖走大量的高级管理人员以及他们背后更多的不为人知的事情是引发这一事件的重要原因。

2009年12月,沈晖从菲亚特集团在中国的董事和副总裁以及菲亚特动力技术在中国的首席执行官的位置加入吉利沃尔沃汽车全明星团队。据《观察世界》报道,当时他认识李书福已经四五年了,并口头约定“如果有合适的项目就加入”。当他听到李书福邀请“有一个大项目,你来不来?”他意识到时机已到,立即加入了进来。

吉利成功收购沃尔沃后,沈晖作为沃尔沃汽车中国的董事长,肩负着在中国组建团队的任务。三年后,申会将在中国的团队从100人增加到2000人,沈晖的头发也从黑色变成了白色。

2014年底,沈晖离开沃尔沃。“我在自己的品牌上做得最好,你知道,上面是李书福,他是董事长。我不能获得比主席更高的职位。”这已经成为沈晖创业的信心。当时,他直截了当地告诉autolab,他可以从头开始建立一个可靠的团队,并且更善于调动国际资源。然而,当时,沈晖“传统汽车制造商不能制造智能汽车”、“自主品牌走老路没有希望”、“我们(中国人)不能做原创工作”的言论也让他陷入了舆论的漩涡。

“李书福对我还是好的,相当于我的主人。在创业之前,他教了我们许多实用的方法。”在过去的三年里,申会在接受《财经》记者的多次采访中对李书福表示钦佩和尊重。2018年1月,《财经》记者与李书福谈及他在上海的公益事业。当谈话转向前部部长沈晖时,李的脸色突然变了,他挥手告别了谈话。当时,马薇帮筹集了200亿元,成为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的领导者。

侵犯商业秘密的案例并不少见,如百度和前高管王锦的案例,以及世界上第一起虚拟现实案例“zenimaximedia诉oculus虚拟现实纠纷”,都是比较知名的侵犯商业秘密的案例。

"从国内来看,21亿元的索赔确实是创纪录的."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的特别研究员李军辉告诉《财经》,案件的焦点是前吉利高管是否会获得他们在吉利掌握的商业秘密,并将其用于申请专利或在马薇使用。

事实上,正如上述百度和一名前高管之间的王锦案以百度收购池静而告终。有些人认为这一事件也会带来和平。

李军辉认为,诉讼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问题解决了,和解是正常的。

9月1日,威尔玛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晖也在一封内部信函中变相回应了此事。沈晖提到,“作为一家初创企业,我们需要加强R&D的投资,提高用户价值的创造。不怕寒冷的冬天,不怕旧势力的挑战,更不怕推动变革的阻力。”

魏玛副总裁刘斌在9月17日听证会当天,在他的朋友圈上张贴了一张销售图表。图表显示,今年8月,宝马ex5的月销量在新车制造商中排名第一,达到2175辆。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和吉利汽车研究所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马薇汽车的四家公司(马薇汽车技术集团、马薇智辉旅游科技、马薇汽车制造温州公司和马薇新能源汽车销售公司)告上法庭。

围绕威尔玛申请专利可能会成为一个新的战场。

李军辉表示,吉利可以就威玛授权专利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审查与无效宣告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如果是专利纠纷,你可以在诉讼中申请强制令,但商业秘密案件的可能性可能很小,因为商业秘密本身首先需要证明。在宣布无效之前,应视为有效。

然而,在新能源汽车总销量下降之际,补贴正在减少,竞争加剧。新车制造商通常缺乏资金,正在寻找d轮融资。尚不清楚目标为10亿美元的威尔玛能否顺利渡过漩涡。

在过去的两年里,在新型汽车制造领域发生了几起知识产权纠纷。在行业竞争加剧的背景下,新的汽车制造企业迫切需要尽快提高合规意识。